臨時工當替身誰在演戲

2019-10-19 | 民生救助  浏览:16次

  “临时工”当替身谁在演戏

  陕西榆林市府谷县一民警被指疑似上班时间做足疗,府谷县公安局官方微博@府谷公安 5月7日晚通报称,曝民警张某某实为交警大队警务辅助人员,其身为警务工作人员,在休息时间违反规定着警服进入修脚店治疗,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经局党委研究决定,对张某某同志实施警示提醒谈话并在全局通报(来源于,澎湃)

  众所周知,临时工,已然是一些地方政治舞台上的黄金龙套,官场辞典里的高频词它跟相关部门一样,堪称最神奇又暧昧的卸责密码出了事,都怪临时工;用工的,总能金蝉脱壳,这已被广泛奉为临时工定律

  显然,公众对于行政执法的不满,主要集中在执法滥权侵害群众利益上,至于执法者的身份,倒并非首要关注的问题在一些行政执法机构,临时工似乎成了一根专门顶罪、背黑锅的救命稻草一旦惹出事端,相关部门马上就会宣布,执法不当人员系临聘人员,无非是想通过这种区分,以求免责而已事实上,临时工往往不过是执行者,这一群体确实可能存在着整体素质不高、执法简单粗暴等问题,但这些问题不过是一些表象而已,根源仍在于时下一些执法部门根深蒂固的执法经济

  其实,临时工是与正式工相对的称谓,属于本单位的非在编人员我国《劳动合同法》并没有临时工的概念,按照该法规定,用人单位应该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,临时工与正式工都要接受岗前培训,遵守同样的法律法规和单位制度

  目前,行政机关中临时聘用人员的数量越来越多雇佣原因除了节约成本,弥补行政人员编制不足以外,更重要的是,临时工在危机公关时可做替罪羊使用,在一些涉及政府部门和行政执法单位的舆情事件中,临时工成为最后的人,习惯用临时工作为缓冲自身不良形象的挡箭牌,这也直接导致政府部门和公职人员的公信力下降,更引发民众对政府依法行政的信任危机,引发民众对政府执法人员及水平的质疑

  ,并且阻碍法治政府建设

  显然,拿临时工卸责,成了某些地方根深蒂固的官场哲学,其自有由来打临时工的牌,之所以总能蒙混过关,在于政务的密闭化当政务信息被锁进密室,谁是临时工,也只有公权部门自由裁量了反正我自个说了算,你核实无门,就算舆论质疑再汹涌,也是闭门操作,已架空了监督的效用所以,分化很是严重:这边厢,弃卒保帅术玩得不亦乐乎;那边厢,一听到临时工,便条件反射地质疑

  临时工早该退出历史舞台,却未退出;行政执法队伍本来就不应该有临时工,但却存在;不得参与行政执法,在现实中却屡屡参与这些怪诞现象其实是环环相扣,一环错了,环环有错同时,杜绝临时工参与行政执法,釜底抽薪的做法应该是:行政执法部门依法不雇佣临时工;否则,执法队伍雇佣临时工,又不允许其执法,这本身就充满悖论,而且也为临时工被突击或被裹挟参与行政执法埋下了伏笔简言,临时工不该是权力放纵的万金油

  ¥ 打赏支持

给婴儿怎么用四磨汤
威门热淋清颗粒价格
四磨汤怎么给小孩喝
友情链接: 贵州民生在线